Saturday, April 12, 2008

人生不相見,動如參與商

忘記第一次讀到這句詩是甚麼時候了,只記得當時真切地感到悲傷,到今天,在心裡默念這句話時,仍然帶有濃重的哀傷感。

杜甫‧贈衛八處士

人生不相見,動如參與商,今夕復何夕?共此燈燭光。
少壯能幾時?鬢髮各已蒼.訪舊半為鬼,驚呼熱中腸。
焉知二十載,重上君子堂,昔別君未婚,兒女忽成行;
怡然敬父執,問我來何方.問答乃未已,驅兒羅酒漿。
夜雨剪春韭,新炊間黃梁。主稱會面難,一舉累十觴;
十觴亦不醉,感子故意長.明日隔山嶽,世事兩茫茫。


要不是上網搜尋,已不能背此詩,總之我是個偽中文系學生,不能背文背詩背詞,都只這樣記得東一句西一句的,還有像我最喜歡拿出來講的阮籍的:「時率意獨駕,不由徑路,車跡所窮,輒慟哭而反。」。

那天在舊金山人的公寓播Joy Division的歌來聽,問他曉不曉得這是誰,他說當然知道,這就是那種:「噢我好特別我好痛苦我的日子好難過為甚麼沒有人了解我的歌」,跟他打鬧了一陣後覺得他講的也是事實,要不是因為我就是這樣想,也不會播這樣的歌來聽,仔細看看iPod裡面的歌單,這類的歌曲佔了半數以上,我果然是個太愛自憐,太愛sentimental的人。連我少數背得起來的詩詞文都有這樣的味道,例如以上二則。

已經開始漸漸習慣「人生不相見,動如參與商」這樣的事,古時候的人五年十載輕易地見不到面,是因為交通太不方便,現在的人一年半載輕易地見不到面,是因為交通太過方便,因為交通太過方便,我們存個錢搭個飛機就可以飛到遠方與對方見面,我們播個電話就可以和對方聊上一個小時,我們打開網路便可以msn四五個小時,但那樣都不是相見,我們再也不煮酒再也不從容了,我們再也不好好檢視對方的面容,那樣的相見感,多麼薄弱。

這一兩個月來拖xxx的福和同學熟悉起來,又順便讀了村上春樹的《終於悲哀的外國語》,覺得概化generalization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。同學裡面有愚蠢但不自知的人,有腦袋空空只想和你調情的人,有腦袋裝了東西與你聊天時想順便調情的人,有不負責的人,有太過負責的人,有自以為很負責但事實上很會推拖的人(這好像是我),但也有八百輩子都不會講話不會變熟不會一起玩的人,初初那半年我老是拿過去的朋友與現在的朋友比,覺得怎麼都沒得比,便更加懷念過去那些「人生不相見,動如參與商」的朋友,但加上最近看了親愛的楊植勝老師寫的〈寫給一個問我人生意義的學生〉*,覺得人生真是一場遊戲,玩完這場拍拍屁股換下一場,即使「人生不相見,動如參與商」多麼令人感到哀傷,都還是可以放在心裡就好,就像王菲再也不復出演唱的話令人哀傷難耐,總覺得無限遺憾,但還是可以放在心裡就好,日子還要過,遊戲繼續玩。


*好想再和老師去那家簡餐店吃魚聊天,我從來不敢把人生意義這種可大可小的問題拿出來問老師,一方面是覺得這樣未免太笨了,不想拿自己的小問題打擾老師,另一方面是,再怎麼喜歡老師,也從來沒有親近的感覺,總覺得老師是十足的學者,就是老師,不是朋友。可是看完這篇文章之後覺得很溫暖,老師還是很漠然,就像上課講解學問的時候,但好溫柔,我從來沒有見過老師的這一面,通常我看到的都是老師對知識對哲學的熱情。真是何其有幸啊我!這樣一想又會覺得「人生不相見,動如參與商」也不是真的這麼嚴重的事了。

4 comments:

hsinhui said...

那家店在我出國前已經換成bagel店了,不知道告訴你這件事會不會讓你更感傷 :P

in my life said...

我剛上大學的時候好喜歡吃Bagel噢
其實並沒有很傷心
只是覺得 那下次要跟老師去哪裡吃飯啊?(自己幻想...)

said...

一份兼職,不分國界,
只要你的網路在哪裡,收入就在哪裡。
脫離捧人家飯碗領死薪水的好機會,
兼職時間創造倍增收入
實現財務自由~
一天3-4小時,上網加薪,不求人!
只要你有郵件
請您先免費註冊體驗全自動網路創業系統
http://joe80411.weebly.com/
祝~天天都是有美好的一天˙快樂與您同在

Anonymous said...

讀您的大作很過隱,好 !!!